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唐武宗李炎的功过有哪些?如何评价唐武宗

发布时间:

唐武宗李炎的功过有哪些?如何评价唐武宗 唐武宗李炎的功过有哪些?如何评价唐武宗?知人善任他读书虽然 不如文宗,但是他更能知人善任,而且也似乎少了一些书生意气和迂 腐,能够面对现实,很多时候他敢于向宰相当面认错,尤其是他信任 和重用李德裕,使得他们君臣在会昌年间内忧外患交织的时刻,能够 沉着应付,度过难关。武宗即位之初,在仇士良等人的胁迫下,大开 杀戒。文宗的妃子杨氏、陈王成美、安王溶等潜在的政治对手均被赐 死。在开成五年(840)八月为文宗举行的安葬典礼上,仇士良又把枢 密使刘弘逸等杀死,以解除对其权势所造成的威胁。宰相李珏、杨嗣 复被罢相贬往外地,武宗本来已经下令将二人处死,但在李德裕的强 烈请求下,赦免了他们的性命。仇士良等人因有拥立之功,在朝廷上 很是跋扈,他们见皇帝十分信任李德裕,便想给他一个下马威,却被 武宗巧妙地化解了。会昌三年,仇士良以老病为由提出退职,武宗也 就顺水推舟,解除了仇士良的军权。仇士良在手下宦官送他退居私邸 时,曾经对这些人有过一段绝妙的表白。仇士良说:“诸君善事天子, 能听老夫一句话吗?”众人唯唯诺诺。他说:“天子不可令闲暇,一有 闲暇必定读圣贤之书,见儒学之臣,就会听到大臣的劝谏,天子就会 因此而智深虑远,就会减少玩乐、放弃游幸而专心理政,我等所受的 恩宠就会变薄而权力就会变轻了。为诸君考虑,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广 殖财货,多养鹰马,每日以打球狩猎声色迷惑天子心志,越是极尽侈 靡,就越会使天子喜悦,他就越不知道停息。这样一来,天子必定排 斥经术,倦怠政事,我等就可以万机在手,恩泽权力还愁不牢固吗?” 一席话,使众人心服口服。这也正是仇士良专权跋扈、恩礼不衰的经 验之谈。只是,他的办法对武宗似乎不是很灵验。仇士良退职不久, 就在自己的府邸死去。武宗之世,重用宰相*定了河东地区泽潞镇节 度使刘稹的叛乱,成为这一时期常常为人称颂的政绩。从宪宗元和时 期延续下来的朝廷官员的朋党之争,仍然十分激烈。穆、敬、文、武 诸朝,逐步形成了所谓的“牛李党争”。牛党一派以牛僧孺为首,主要 成员有李宗闵、杨嗣复、李珏等;李党一派以李德裕为首,主要成员 有郑覃等。牛李两党在出身上,前者重进士,后者重门第。在朝廷议 政之际,两党成员往往互相攻击,意气用事,是非蜂起。他们之间似 乎也没有原则性的政见分歧,无疑进一步加深了唐朝政治的危机。文 宗曾经叹息:“去河北贼(指河北藩镇)非难,武宗去此朋党实难。”李 德裕主张对藩镇武力讨伐,派兵戍守边境,支持武宗的治国理政,给 当时的朝廷带来了一些新内容。他还能够在武宗面前替牛党的杨嗣 复、李珏求情,说明了李德裕的个人政治魅力。所以,李德裕在宣宗 时期被罢贬到崖州(今海南琼山)时,有“八百孤寒齐下泪,一时回首望 崖州”的说法。这一场历时达 40 年之久的党派之争,最终以李德裕的 贬死而告终结。会昌法难武宗死前一年的会昌五年(公元 845 年),发 动了“废佛”事件,历史上称为“会昌法难”,与北魏太武帝和北周武帝 的灭佛合称“三武之厄”,这就是“三武一宗”的第三“武”了。唐朝建国, 以道教为国教,佛教在唐代帝王大倡崇道的同时,也得到相应的发展, 玄宗时盛达极顶。 安史之乱以后,徭役日重,人民多借寺院为逃避之所,寺院又乘均 田制度的破坏,扩充庄园,驱使奴婢,并和上层官僚相勾结,逃免赋 税,另外,寺院还放高利贷,从中牟利。寺院经济和国家利益的矛盾, 日益加深。代宗时代,己有地方官查觉,上奏朝廷,但未得应有的限 制,到敬宗、文宗时代,朝廷己起灭佛意图,仍未施行。但是佛道之 争一直没有间断。武宗身在藩邸之时就喜好道术,即位后更是崇尚道 术,他将太上玄元皇帝老子的降诞日(二月二十五日)定为降圣节,全 国休假一天;又在宫中设道场,在大明宫修筑望仙台,拜道士赵归真 为师,对他们的长生不老之术和仙丹妙药十分迷信。武宗灭佛,主要 是因为道士赵归真等得到信任,宣扬佛道不能并存。武宗也认为佛僧 的存在影响了他修炼成仙,当时的道士还散布舆论说:“李氏十八子, 昌运方尽,便有黑衣天子理国。”他们解释说:“黑衣者,僧人也。” 就是说僧侣将取代李唐国统。这样的情况下,武宗灭佛就理所当然了。 据说,为了维护道教,天下不准使用独脚车,这是因为独脚车会碾破 道中心,会引起道士心不安。为了防止黑气上升,以防止“黑衣天子” 出世,武宗还禁止民间豢养黑色的猪、黑狗、黑驴、黑牛等。这些说 法未必可信,但是反映了武宗大举灭佛时的心理状态。从会昌二年 (842)起,到会昌五年彻底废佛达高潮。从会昌二年(842)十月起,武 宗下令凡违反佛教戒律的僧侣必须还俗,并没收其财产。这期间有个 僧人自称能够做“剑轮”并能打败敌军,武宗准许他试做,结果不能做 成,就把他杀了。此后,武宗陆续下令限制佛寺的僧侣人数,不得私 自剃度,限制僧侣蓄养奴婢的数量,很多寺院被拆毁,大量的僧侣被 强迫还俗。会昌四年(844)二月,武宗降旨“不许供养佛牙”,同时规定: 代州五台山及泗州普光寺、终南山五台寺、凤翔府法门寺等有佛指骨 之处,严禁供养和瞻仰,如有一人送一钱者,背杖二十;若是僧尼在 这些地方受一钱施舍者,背杖二十。到会昌五年(845),又开始了更 大规模的灭佛。他下令僧侣 40 岁以下者全部还俗,不久又规定为 50 岁以下,很快连 50 岁以上的如果没有祠部的度牒也要还俗,就连天 竺和日本来的求法僧人也被强迫还俗。日本圆仁和尚在他写的《入唐 求法巡礼行记》中详细记录了这次“法难”的情况。朝廷下诏京都及东 都,只准留佛寺二所,每寺留僧三十人,各道只留一寺,余皆毁去。 根据武宗的旨意,这年秋七月裁并天下佛寺。天下各地上州留寺一所, 若是寺院破落不堪,便一律废毁;下州寺院全部拆废。长安和洛阳开 始允许保留 10 寺,每寺僧 10 人。后来又规定各留两寺,每寺留僧 30 人。京师左街留慈恩寺和荐福寺,右街留西明寺和庄严寺。天下 各地鎏金伎乐纹八棱银杯。拆废寺院和铜像、钟磬,所得金、银、铜 一律交付盐铁使铸钱,铁则交付本州铸为农器,还俗僧侣各



友情链接: